登錄    注冊       English
內頁banner

信托公司積極布局PPP資產證券化

發布時間:2020-07-01

字體:
【打印本頁】

來源:

PPP項目資產證券化可大幅提升項目投資流動性,豐富社會資本退出方式,縮短社會資本退出時間,緩解信托公司向PPP業務轉型面臨的資金募集困難等問題。不過,信托公司參與PPP項目資產證券化才剛起步,還需強化對于資產證券化業務的整體布局

日前,由中信信托擔任交易安排人和發行載體管理機構的“唐山世園投資發展有限公司2017年第一期PPP項目資產支持票據”完成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注冊。近年來,信托公司積極推廣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模式,并開始積極布局PPP項目資產證券化業務。當前,信托公司參與PPP項目資產證券化面臨哪些風險和挑戰,如何促進其有序健康發展?

業務轉型重要方向

PPP業務是信托公司基礎產業業務轉型的重要方向。“PPP項目大部分為政府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周期長,社會資本投資的退出期長,其參與積極性有待進一步提高。PPP項目資產證券化可大幅提升PPP項目投資的流動性,豐富社會資本退出方式,縮短社會資本參與PPP項目的退出時間,緩解信托公司向PPP業務轉型面臨的資金募集困難等問題。”國投泰康信托研究發展部高級研究員沈苗妙說。

據悉,PPP項目資產證券化業務是指以PPP項目相關基礎資產所產生的現金流為償付支持,通過結構化等方式開展信用增級,并在此基礎上發行資產支持證券的業務活動。其中,能夠帶來現金流的收益權、合同債權以及能夠帶來現金流的股權等,可以作為PPP項目資產證券化的基礎資產。

“PPP項目資產證券化是拓寬PPP項目融資渠道的一種金融手段,與一般資產證券化相比,在運作原理、操作流程等方面并無本質區別,但也具備自身的一些特點。比如,基礎資產廣泛、運營管理權和收費收益權相分離、產品期限需與PPP項目期限相匹配以及政策約束性強、保障力度大等。”西南財經大學信托與理財研究所所長翟立宏說。

相關業內人士認為,參與PPP項目資產證券化,對于信托公司發展PPP相關業務有較強的推動作用。

翟立宏說,PPP項目資產證券化可將缺乏流動性但又能產生可預見穩定現金流的PPP項目資產轉換為在金融市場上出售和流通的證券,從而引導更多社會資本和市場資金進入PPP領域,降低信托公司發展PPP類業務的風險和融資成本,也能提高融資效率。此外,信托公司在存量PPP項目上,也可通過資產證券化等方式盤活資產。參與PPP項目資產證券化對于促進信托公司轉型發展具有積極的示范效應。

“PPP項目資產證券化也對信托公司在基礎資產篩選、交易結構設計、主管機構溝通、機構資金對接等方面的能力帶來挑戰,客觀上要求信托公司提升轉型創新所需專業能力。”沈苗妙說。

據了解,在PPP項目資產證券化業務領域,信托公司一方面可作為發行載體管理機構,承擔事務管理職能;另一方面也可在交易中發揮主導作用,比如對基礎資產盡職調查,參與產品結構設計及產品定價等。沈苗妙說,信托公司能否發揮主導作用,取決于信托公司的專業水平、業務經驗和機構資金對接等多方面能力。

應對挑戰謀求發展

“PPP項目資產證券化最主要的風險是現金流預測風險,尤其是使用者付費項目。”沈苗妙說,一方面,由于PPP項目運作期限長,未來項目收費的實際現金流與預測相比可能有較大差異;另一方面,項目所在地方政府更改城市規劃布局也可能直接改變公共服務設施的使用量和價格,影響長期現金流預測。因此,需要通過優先/次級安排、信用觸發機制、可行性缺口補貼、外部信用增級等方式做好風險緩釋措施。

翟立宏認為,PPP項目資產證券化也可能面臨信息披露風險、投資者適當性風險等。PPP項目由于周期長,涉及信息披露的環節和要素多,信息披露中可能存在暗箱操作的空間,會對產品定價和收益保障產生影響。而且,中小投資者相對缺乏風險識別和承受能力,目前大部分該類型投資者并不適合參與PPP項目資產證券化產品的認購。

信托公司參與PPP項目資產證券化才剛起步,對于信托公司而言既是轉型發展的機遇,也同樣面臨挑戰。翟立宏表示,PPP項目資產證券化業務較為復雜,且PPP項目各個階段情況不同,存在不同風險,需要提前全方位布局,這將考驗信托公司全面風險管理能力。同時,如何平衡好PPP項目資產證券化產品的期限、風險和收益,滿足投資者偏好也是難點。

對于促進信托公司有序健康發展PPP項目資產證券化業務,翟立宏認為,信托業和信托公司都需加強對PPP項目的評估和管理,強化對資產證券化業務的整體布局。信托公司還需基于市場設計PPP項目資產證券化業務的整體方案,關注包括現金流、內外部增信、資產服務、破產隔離等環節。因為PPP項目資產證券化業務屬于新型業務,信托公司也需加強相應人才隊伍建設,通過內部培養和外部引進相結合的方式,培養專業團隊。

“PPP項目資產證券化的發展有賴于各類機構對PPP項目資產證券化市場的培育,以及提高資產支持證券二級市場流動性和投資者認購的積極性。”沈苗妙說,對于信托公司來說,需要延伸PPP業務產業鏈,提升PPP項目資產證券化業務的專業能力,從而協同開展PPP業務與PPP項目資產證券化。(記者 常艷軍)


湖北11选5推荐预测 香港一波中特网址 亿客隆彩票登录平台 东方彩票网 (★^O^★)MG幸运日免费试玩 河南快三开奖视频 (^ω^)MG欢乐骰子乐_豪华版 皇冠体彩2020 浙江20选5精准预测 (^ω^)MG魔术箱_最新版 (*^▽^*)MG疯狂之七_正规平台 (★^O^★)MG足球狂欢节爆分技巧 白小姐中特网免费资枓开奖结果 (★^O^★)MG巨款大冲击免费试玩 30选5怎么才算中奖 河南22选5最新开奖 (★^O^★)MG禁忌的皇权游戏